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方客

北国骄郎金盏子 方正砚台红字起 客在他乡梦无痕 印章虽小思远人---北方雅正!

 
 
 

日志

 
 

四川渠县山村小学严重缺水 老师边挑水边哭泣(图)  

2014-05-10 08:02:34|  分类: 私人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川渠县山村小学严重缺水老师边挑水边哭泣(图)

四川渠县柏水乡小寨村小学是当地必不可少的一所山村小学,现有60多名在校学生、4名教师(其中有1名代课教师、1名退休教师)。去年以来,该校面临师资力量不足、学生午餐无法得到保障、教室漏水等一系列困难。最令师生们头痛的是,该校饮用水源长期严重不足,老师们不得不到较远的地方挑水,上了年龄的老师苦不堪言,年轻的老师甚至挑水挑到哭。5月5日,记者走进该校实地调查采访。

“请帮帮我们的山村小学”

5月4日,一名男子给记者打来电话,反映渠县柏水乡小寨村小学面临许多困难,希望通过媒体呼吁社会各界“帮帮我们的山村小学。”

这名男子自称是当地村民,他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小寨村小学处于柏水、大义、义和三乡交界处,方圆几十里就剩这一所学校了,是当地必不可少的一所村小,但近年来师资力量不足,导致适龄学生无法如期完成学业;学校没有食堂,离家较远的近30名学生午餐无法得到保障;长期以来饮用水源严重不足,师生用水存在严重问题。

“学校面临许多困难,村民都很担心它突然就办垮了,那么我们的孩子上学就成了一个大问题。”该男子说。

学校负责人:我们在用一生坚守

5月5日,记者一行驱车前往该校实地调查采访。

从达州主城区出发,经过两小时的车程,记者一行抵达了渠县贵福镇。

柏水乡曾经是贵福区的辖区,经过“撤区并乡”的行政区划改革,该乡如今已和贵福镇“平起平坐”。小寨村隶属柏水乡,但距离乡政府所在地较远,距离贵福镇场镇反而更近一些。

从贵福镇中心场镇出发,经过逾半小时的爬山车程,方能到达小寨村小学。

海拔近千米的锅顶山是渠县的最高峰,在锅顶山东侧,有一座蜿蜒雄伟的龙骨山,小寨村小学位于龙骨山的山顶。

今年52岁的常兴碧是小寨村小学的主任教师。她1985年参加工作时来到这里,30年来,她再也没有离开。

今年56岁的刘光于也一直在小寨村小学工作,“从1978年干到退休。”由于学校缺少老师,她退休以后被返聘回学校继续任教。

“这里条件比较差,现在的年轻教师一般不愿意到这里工作。即便来了,也坚持不了多久就走了。”常兴碧说,“我们在用一生坚守。”

徐梅是该校最年轻的老师。“去年才考进来。最初以为这里作为一所学校应该差不到哪里去,但来了之后才发现与想象中的差距较大。”

今年50岁的肖胜雄是该校唯一的代课教师。“本来我也是被清退了的,但是学校实在缺人,所以又把我叫回来了。”他告诉记者,虽然是代课教师,他1986年就来到了这所学校,“对学校感情很深。”

清退代课教师后学生无法如期毕业

提起当年的小寨村小学,肖胜雄颇为自豪。“我们学校去年都还是全县唯一的一所完全村小,历年来学生的成绩都处于全乡前茅。附近三个乡的适龄儿童都到我们这里读书,从幼儿班到六年级班级齐全,在校学生100多人,最高峰时200多人。”

在当地不少村民看来,小寨村小学的衰败是从清退代课教师开始的。

渠县教师缺编现象一直存在,小寨村曾经聘用了三名代课教师。前两年,县里按照有关规定清退了代课教师。

“我可能是我们县里唯一一名还存在的代课教师。”肖胜雄说。

清退了代课教师,其原先所在岗位不能得到及时补充,一些班级就没有了老师。“这样一来,几个班级都垮了。”

班级垮了,学生还存在。分流这些失去了原来所在班的学生成为了当地村民心头之痛。“要么转学,要么降级。转学的话,到最近的贵福镇,也要走几个小时的路,家长们只能抛下农活,到镇上租房子陪娃娃读书;降级的话,又无法按期完成学业,等于说将来参加工作都要延迟一年。”

小寨村小学的学生大多是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外地打工。对于失去原先所在班级的留守儿童而言,降级是唯一的选择。今年11岁的何海丽就面临这样的情况。她家住渠县大义乡庙沟村,按照就近入学的原则,她进入小寨村小学,每天5点钟就起床,从家里到学校,要走一个半小时的路。去年,她所在的五年级班主任老师被清退了,她原先所在的班垮了。如果转学到贵福镇,那么她每天上学要走近4个小时的路,显然不太现实。父母都在外打工,没有条件陪读。因此,她唯有降级,“再读一个五年级。”

据了解,像何海丽这样的情况,在该校并不少见。

学生午餐很难得到保障

由于上学的路程比较遥远,一些学生中午无法选择回家吃饭。

“我们学校现在有60多名学生,大概有20多人中午不能回家吃饭。”常兴碧老师告诉记者,“我们学校没有食堂,也没办法保障学生的午餐。”

多年来,不能回家吃午饭的学生面临三种选择:不吃午饭;早上上学时就在家里带上午饭;在学校附近的农民家里吃午饭。

近年来推广的营养餐在该校是以发放一瓶牛奶和一根火腿肠的方式进行。

今年51岁的肖前芳曾是该校的代课教师,去年被清退。她家就在学校旁边,在很多家长的要求下,她家成了一个临时“学生食堂”。

“在我家里吃饭的有十几个娃娃,每人每顿3元钱,米饭管够,菜以蔬菜为主。”肖前芳告诉记者,一些娃娃家庭条件比较困难,她就只收2块钱或者不收钱。“不能让人觉得我是在做生意,要赚娃娃的钱。”

她认为,这种现状应该得到改变,“我打心眼里希望学生娃娃们能够喝上热开水、吃上热饭。”

饮用水源不足 老师挑水挑到哭

事实上,在小寨村小学,不仅学生,也包括老师们,“喝上热开水、吃上热饭”往往并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我们最大的烦恼是饮用水源严重不足!”常兴碧老师告诉记者。

该校曾有一口水井,但近年来常常枯竭。老师们只有到山下一里路之外的地方挑水。“按理说也不是很远,但是是上坡路,又狭小坎坷不平,我们挑起来非常吃力。”刘光于老师腰椎和颈椎都有病,挑水对她来说实在是苦不堪言。

晴天还好,稍微下一点雨,挑水就更是问题了。“路不好走,有时候挑到半路上,脚跟一滑,人就摔倒了,水把全身都浸湿了。”徐梅最怕挑水。好几次,她挑着挑着就哭了。

“要是能在学校附近打一口井就好了。”徐梅说。

常兴碧告诉记者,学校缺水的问题,她曾经给上面反映过好几次,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报告也打上去了,但是没批。”

村支部书记:希望社会各界提供一定帮助

柏水乡小寨村党支部书记贾琨泯(音)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也知道学校存在很多困难,比如教室经常漏水。“但是我们村上确实拿不出一分钱,希望社会各界能够给我们提供一定帮助。”

教育局:一个月内解决好缺水的问题

渠县教育局一位姓周的副局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该局之前并不了解小寨村学校缺水的情况,也没有看到任何相关报告。“了解到这个事情之后,我们马上着手解决这个问题,请专家去看一看,一定要打出一口好水井,争取一个月内把这个事情办好。”

“我们欢迎媒体监督。”这位副局长说。

http://www.1456.cn/?u=1073115238&t=1&id=080505BB2F00WDJ8D4RA


来源;凤凰网·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